剑指特斯拉,联手做局打造

2019-08-31 作者:配件信息   |   浏览(127)

>

富士康要造车,这并不是什么新闻。但要怎样造、造什么样的车?在2014年的最后一天,这个悬念似乎有了结果。

>

富士康要造车,这并不是什么新闻。但要怎样造、造什么样的车?在2014年的最后一天,这个悬念似乎有了结果。

富士康“代工大王”居然要造新能源汽车,并扬言要打造“平价特斯拉”。近几年来,新能源汽车在国内越来越火,也有不少政策支持。据了解,2014年新能源汽车生产78499辆,销售74763辆,比上年分别增长3.5倍和3.2倍。新能源汽车在汽车行业中一直作为一个重点发展行业。面对这么大一块蛋糕,郭台铭能错过吗?其实看中这块蛋糕的不仅仅是富士康,还有电子行业中的小米,小米扬言要打造中国的“米斯拉”。接下来一些和小编了解一下新能源汽车行业半路出家的企业吧

“富士康入股和谐之后,我们的目标就是做中国的特斯拉”,在富士康成为其二股东,并宣布共同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后,在香港上市的和谐汽车相关负责人对记者道出了“新和谐汽车”的未来目标。

富士康要造车,这并不是什么新闻。但要怎样造、造什么样的车?在2014年的最后一天,这个悬念似乎有了结果。

“富士康入股和谐之后,我们的目标就是做中国的特斯拉”,在富士康成为其二股东,并宣布共同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后,在香港上市的和谐汽车相关负责人对记者道出了“新和谐汽车”的未来目标。

富士康放弃机器人,打造中国平价“特斯拉”?

2014年12月21日,在香港上市的汽车经销商集团和谐汽车发布增发股份公告,郭台铭旗下的富士康就此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富士康入股仅10天后,和谐在2014年的最后一天宣布买下了第一个造车的壳资源——浙江绿野汽车有限公司。

“富士康入股和谐之后,我们的目标就是做中国的特斯拉”,在富士康成为其二股东,并宣布共同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后,在香港上市的和谐汽车相关负责人道出了“新和谐汽车”的未来目标。

2014年12月21日,在香港上市的汽车经销商集团和谐汽车发布增发股份公告,郭台铭旗下的富士康就此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富士康入股仅10天后,和谐在2014年的最后一天宣布买下了第一个造车的壳资源——浙江绿野汽车有限公司。

2014年12月21日,在香港上市的汽车经销商集团和谐汽车发布增发股份公告,郭台铭旗下的富士康就此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富士康入股仅10天后,和谐在2014年的最后一天宣布买下了第一个造车的壳资源——浙江绿野汽车有限公司。

这家上市经销商集团希望借此“直接进入具有庞大潜力的新能源电动汽车业务”,当然这背后难掩的是大股东富士康的造车冲动。但事情显然没那么简单。

2014年12月21日,在香港上市的汽车经销商集团和谐汽车发布增发股份公告,郭台铭旗下的富士康就此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富士康入股仅10天后,和谐在2014年的最后一天宣布买下了第一个造车的壳资源——浙江绿野汽车有限公司。

这家上市经销商集团希望借此“直接进入具有庞大潜力的新能源电动汽车业务”,当然这背后难掩的是大股东富士康的造车冲动。但事情显然没那么简单。

在富士康成为和谐二股东之后,富士康就宣称:富士康入股和谐之后,我们的目标就是做中国的特斯拉。并且在香港上市的和谐汽车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目标是“新和谐汽车”。

虽然富士康的低速电动车计划已经在路上,但代工特斯拉的可能性仍然是富士康与和谐的未来主攻方向,而站在绿野背后的同济同捷已经酝酿了多年的电动车发展思路急需付诸实施。一家从事电子产品制造的公司和一家汽车经销商,以及一个刚起步的地方性电动车生产企业,如何对三方的资源及思路进行整合,将是造车的第一步。

这家上市经销商集团希望借此“直接进入具有庞大潜力的新能源电动汽车业务”,当然这背后难掩的是大股东富士康的造车冲动。但事情显然没那么简单。

虽然富士康的低速电动车计划已经在路上,但代工特斯拉的可能性仍然是富士康与和谐的未来主攻方向,而站在绿野背后的同济同捷已经酝酿了多年的电动车发展思路急需付诸实施。一家从事电子产品制造的公司和一家汽车经销商,以及一个刚起步的地方性电动车生产企业,如何对三方的资源及思路进行整合,将是造车的第一步。

富士康在2011年就开始表明要“百万机器人计划”,现在富士康又转战新能源汽车,难道富士康真的“弃机投车”?难道只是突然涌起了造车冲动?这个看似简单的“动作”背后却显然没那么简单。

截至经济观察网记者发稿时,富士康方面并未就造车一事进行公开回应,而记者亦未能联系上相关负责人对此计划进行置评。

虽然富士康的低速电动车计划已经在路上,但代工特斯拉的可能性仍然是富士康与和谐的未来主攻方向,而站在绿野背后的同济同捷已经酝酿了多年的电动车发展思路急需付诸实施。一家从事电子产品制造的公司和一家汽车经销商,以及一个刚起步的地方性电动车生产企业,如何对三方的资源及思路进行整合,将是造车的第一步。

截至经济观察网记者发稿时,富士康方面并未就造车一事进行公开回应,而记者亦未能联系上相关负责人对此计划进行置评。

据了解,虽然富士康的低速电动车计划已经在路上,但代工特斯拉的可能性仍然是富士康与和谐的未来主攻方向,而站在绿野背后的同济同捷已经酝酿了多年的电动车发展思路急需付诸实施。一家从事电子产品制造的公司和一家汽车经销商,以及一个刚起步的地方性电动车生产企业,如何对三方的资源及思路进行整合,将是造车的第一步。

不过,按照富士康收购的和谐汽车相关负责人的说法,已经是特斯拉下游供应商的富士康,其掌门人郭台铭一度渴望代工特斯拉。与此同时,特斯拉全球CEO伊隆-马斯克始终未就郭台铭主动递出的“橄榄枝”进行回应。而记者从特斯拉中国业务相关负责人处得到的消息是,特斯拉目前并没有与富士康展开整车代工合作的计划。

富士康方面目前并未就造车一事进行公开回应。

不过,按照富士康收购的和谐汽车相关负责人的说法,已经是特斯拉下游供应商的富士康,其掌门人郭台铭一度渴望代工特斯拉。与此同时,特斯拉全球CEO伊隆-马斯克始终未就郭台铭主动递出的“橄榄枝”进行回应。而记者从特斯拉中国业务相关负责人处得到的消息是,特斯拉目前并没有与富士康展开整车代工合作的计划。

但是富士康方面并没有对于此事做出回应,不过,被收购的和谐汽车相关负责人表示,已经是特斯拉下游供应商的富士康,其掌门人郭台铭一度渴望代工特斯拉。与此同时,特斯拉全球CEO伊隆-马斯克始终未就郭台铭主动递出的“橄榄枝”进行回应。但是特斯拉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并没有与富士康展开整车代工合作的计划。

打通融资平台

不过,按照富士康收购的和谐汽车相关负责人的说法,已经是特斯拉下游供应商的富士康,其掌门人郭台铭一度渴望代工特斯拉。与此同时,特斯拉全球CEO伊隆-马斯克始终未就郭台铭主动递出的“橄榄枝”进行回应。而记者从特斯拉中国业务相关负责人处得到的消息是,特斯拉目前并没有与富士康展开整车代工合作的计划。

打通融资平台

如此看来,难道富士康又在“一厢情愿”?还是说富士康的真的只是冲动而已?富士康要打造的“中国特斯拉”又将同“百万机器人计划”一样成为泡影?我们拭目以待吧!

按照和谐汽车发言人的说法,造车是和谐汽车董事长冯长革和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共同的梦想,这也是他们最终决定联手打造电动车的原因。

打通融资平台

按照和谐汽车发言人的说法,造车是和谐汽车董事长冯长革和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共同的梦想,这也是他们最终决定联手打造电动车的原因。

富士康在河南的工厂有30几万人,对河南的经常造访让郭台铭有机会与和谐冯长革建立深厚的私交。但对于如何合作,两人都在等待契机。

按照和谐汽车发言人的说法,造车是和谐汽车董事长冯长革和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共同的梦想,这也是他们最终决定联手打造电动车的原因。

富士康在河南的工厂有30几万人,对河南的经常造访让郭台铭有机会与和谐冯长革建立深厚的私交。但对于如何合作,两人都在等待契机。

“董事长一直希望在产业上有所发展,”该发言人称,但传统汽车行业成本消耗太大,门槛太高,不容易进去,现在电动车将这个门槛相对拉低了,也让和谐有了造梦的机会。

富士康在河南的工厂有30几万人,对河南的经常造访让郭台铭有机会与和谐冯长革建立深厚的私交。但对于如何合作,两人都在等待契机。

“董事长一直希望在产业上有所发展,”该发言人称,但传统汽车行业成本消耗太大,门槛太高,不容易进去,现在电动车将这个门槛相对拉低了,也让和谐有了造梦的机会。

总部位于郑州的和谐汽车是一家主营豪华及超豪华汽车品牌的经销商集团,旗下拥有劳斯莱斯等13个豪华车品牌。虽然号称中国第二大豪车经销商集团,但在2013年6月在港上市前,并不为业界所熟知。其低调的董事长冯长革从司法部门投身商圈的特殊经历,以及和谐兼营私人游艇、高尔夫球场的高大上业务范畴,都让这家经销商集团颇具神秘感。

“董事长一直希望在产业上有所发展,”该发言人称,但传统汽车行业成本消耗太大,门槛太高,不容易进去,现在电动车将这个门槛相对拉低了,也让和谐有了造梦的机会。

总部位于郑州的和谐汽车是一家主营豪华及超豪华汽车品牌的经销商集团,旗下拥有劳斯莱斯等13个豪华车品牌。虽然号称中国第二大豪车经销商集团,但在2013年6月在港上市前,并不为业界所熟知。其低调的董事长冯长革从司法部门投身商圈的特殊经历,以及和谐兼营私人游艇、高尔夫球场的高大上业务范畴,都让这家经销商集团颇具神秘感。

借助豪车市场的东风,2013年,和谐汽车营业收入为83.33亿元,同比增速为47.3%,此前两年增速分别为68.3%和86.6%。

总部位于郑州的和谐汽车是一家主营豪华及超豪华汽车品牌的经销商集团,旗下拥有劳斯莱斯等13个豪华车品牌。虽然号称中国第二大豪车经销商集团,但在2013年6月在港上市前,并不为业界所熟知。其低调的董事长冯长革从司法部门投身商圈的特殊经历,以及和谐兼营私人游艇、高尔夫球场的高大上业务范畴,都让这家经销商集团颇具神秘感。

借助豪车市场的东风,2013年,和谐汽车营业收入为83.33亿元,同比增速为47.3%,此前两年增速分别为68.3%和86.6%。

随着2014年国内豪华车市场的下滑,和谐集团的盈利状况受到严重打击。2014年上半年,和谐纯收入50.04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6.8%,但纯利2.75亿元,增幅仅为9.5%。旗下主要经营品牌宝马在去年年底已经陷入经销商和厂家的对峙中。事实上,由于新车销售利润迅速下跌,和谐的纯利润年增幅已经从2011年的95.6%下降到2013年的16.1%。为此,2013年6月成功在香港上市后,和谐便开始将业务重心向售后倾斜,2014年初更是宣布将豪华车维修中心业务打进全国,形成全国连锁。但这并不能彻底扭转业务下滑趋势。

借助豪车市场的东风,2013年,和谐汽车营业收入为83.33亿元,同比增速为47.3%,此前两年增速分别为68.3%和86.6%。

随着2014年国内豪华车市场的下滑,和谐集团的盈利状况受到严重打击。2014年上半年,和谐纯收入50.04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6.8%,但纯利2.75亿元,增幅仅为9.5%。旗下主要经营品牌宝马在去年年底已经陷入经销商和厂家的对峙中。事实上,由于新车销售利润迅速下跌,和谐的纯利润年增幅已经从2011年的95.6%下降到2013年的16.1%。为此,2013年6月成功在香港上市后,和谐便开始将业务重心向售后倾斜,2014年初更是宣布将豪华车维修中心业务打进全国,形成全国连锁。但这并不能彻底扭转业务下滑趋势。

冯长革一直在汽车行业寻找机遇,对他而言,最佳的转型路线就是将业务扩充至汽车制造。

冯长革一直在汽车行业寻找机遇,对他而言,最佳的转型路线就是将业务扩充至汽车制造。

就在冯长革等待天时地利人和的合适机遇时,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也在四处寻找进入电动车整车制造领域的平台。

就在冯长革等待天时地利人和的合适机遇时,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也在四处寻找进入电动车整车制造领域的平台。

在2005年收购台湾安泰电业后,富士康通过涉足电池研发正式进入汽车领域。由于同在深圳,富士康经常被拿来与比亚迪相比,后者主攻磷酸锂铁电池,而富士康主要从事锂电池电芯的和锂电池组的研发制造。

在2005年收购台湾安泰电业后,富士康通过涉足电池研发正式进入汽车领域。由于同在深圳,富士康经常被拿来与比亚迪相比,后者主攻磷酸锂铁电池,而富士康主要从事锂电池电芯的和锂电池组的研发制造。

2014年,富士康开始在电动车领域动作频频。2014年3月,北汽宣布与富士康共同投资开发和生产制造全新一代动力电池及其系统。6月18日,富士康与北汽合资成立北京恒誉新能源汽车租赁公司。北汽占股60%,富士康占股40%,所推出的纯电动汽车租赁服务GREENGO公务车已获中国科技部正式宣布引进,作为公务车改革的配套解决方案。

2014年,富士康开始在电动车领域动作频频。2014年3月,北汽宣布与富士康共同投资开发和生产制造全新一代动力电池及其系统。6月18日,富士康与北汽合资成立北京恒誉新能源汽车租赁公司。北汽占股60%,富士康占股40%,所推出的纯电动汽车租赁服务GREENGO公务车已获中国科技部正式宣布引进,作为公务车改革的配套解决方案。

9月,祖籍山西的郭台铭在太原出席第二届晋商大会时,宣称将在山西投资超过50亿人民币,利用山西丰富的能源资源,大举进军电动车产业。

9月,祖籍山西的郭台铭在太原出席第二届晋商大会时,宣称将在山西投资超过50亿人民币,利用山西丰富的能源资源,大举进军电动车产业。

除了“老家”山西,河南是郭台铭投资的另一个重点。知情人士向经济观察网记者披露,就在去年12 月初,郭台铭率领近 20 人的专家团队前往河南三门峡市的速达电动汽车公司进行实地考察,并达成合作意向。

除了“老家”山西,河南是郭台铭投资的另一个重点。知情人士向经济观察网记者披露,就在去年12 月初,郭台铭率领近 20 人的专家团队前往河南三门峡市的速达电动汽车公司进行实地考察,并达成合作意向。

而在商业模式、基地建设,以及产品基础都落定后,郭台铭还需要两个重要的平台——融资和销售平台。毫无悬念的,在香港上市的和谐汽车与富士康的合作几乎是水到渠成。

而在商业模式、基地建设,以及产品基础都落定后,郭台铭还需要两个重要的平台——融资和销售平台。毫无悬念的,在香港上市的和谐汽车与富士康的合作几乎是水到渠成。

“地方政府是很支持的,已经拿出很多的资源要配给过来。”和谐汽车方面的相关负责人声称,对于缺少主要电动车生产企业的中原大省而言,富士康率队进入显然是一个难得的双赢机会。

“地方政府是很支持的,已经拿出很多的资源要配给过来。”和谐汽车方面的相关负责人声称,对于缺少主要电动车生产企业的中原大省而言,富士康率队进入显然是一个难得的双赢机会。

12月12日晚间,和谐汽车发布公告称,以每股4.73港元的价格,向独立第三方投资者发行1.29亿股股份,总金额约6.09亿港元。第二天,富士康母公司台湾鸿海集团发布公告“接下”这笔认购,称已入股和谐,以10.526%股权跃居第二大股东。12月30日,其又追加投资,持股比例扩大到15%。十天后,富士康入股后的和谐签下了收购浙江绿野汽车有限公司的意向协议,以此作为双方携手进入电动车制造领域的第一个平台。

12月12日晚间,和谐汽车发布公告称,以每股4.73港元的价格,向独立第三方投资者发行1.29亿股股份,总金额约6.09亿港元。第二天,富士康母公司台湾鸿海集团发布公告“接下”这笔认购,称已入股和谐,以10.526%股权跃居第二大股东。12月30日,其又追加投资,持股比例扩大到15%。十天后,富士康入股后的和谐签下了收购浙江绿野汽车有限公司的意向协议,以此作为双方携手进入电动车制造领域的第一个平台。

特斯拉情节

特斯拉情节

无论对富士康,还是和谐而言,这都是转型的开始。“我们将从单纯的汽车经销商转型到电动车生产领域。”该发言人称,收购绿野只是第一步,未来的终极目标是造中国的特斯拉。

无论对富士康,还是和谐而言,这都是转型的开始。“我们将从单纯的汽车经销商转型到电动车生产领域。”该发言人称,收购绿野只是第一步,未来的终极目标是造中国的特斯拉。

“冯总跟郭总之间有长时间深层次的沟通,是长达一年以上的沟通,他们在思路规划上已经想的很清楚,第一步第二步该怎么做。”上述和谐汽车内部人士努力让记者相信,“造中国的特斯拉”绝不是一时的冲动。

“冯总跟郭总之间有长时间深层次的沟通,是长达一年以上的沟通,他们在思路规划上已经想的很清楚,第一步第二步该怎么做。”上述和谐汽车内部人士努力让记者相信,“造中国的特斯拉”绝不是一时的冲动。

郭台铭对特斯拉的觊觎众人皆知。作为世界“第一代工工厂”,早在五年前,富士康的母公司鸿海已为美国电动车制造商特斯拉供应零部件。这也促使鸿海集团更积极地在电动车领域布局多年,在汽车模具、线束、电池等领域已经取得成果。

郭台铭对特斯拉的觊觎众人皆知。作为世界“第一代工工厂”,早在五年前,富士康的母公司鸿海已为美国电动车制造商特斯拉供应零部件。这也促使鸿海集团更积极地在电动车领域布局多年,在汽车模具、线束、电池等领域已经取得成果。

对于急于从手机代工业务上转型的富士康而言,特斯拉的出现显然是一个绝佳的机遇。因此,郭台铭并不满足于仅为特斯拉生产一个车用面板,他甚至一度希望能整体代工特斯拉。为了这个目的,郭台铭在整个2014年忙碌地斡旋各方。

对于急于从手机代工业务上转型的富士康而言,特斯拉的出现显然是一个绝佳的机遇。因此,郭台铭并不满足于仅为特斯拉生产一个车用面板,他甚至一度希望能整体代工特斯拉。为了这个目的,郭台铭在整个2014年忙碌地斡旋各方。

据台湾媒体报道,2014年2月,郭台铭曾透露已与美国特斯拉电动汽车CEO穆斯克私下见面。随后,特斯拉全球CEO马斯克在特斯拉的股东大会上表示,如果特斯拉能够与郭台铭的富士康合作造成,将抬高特斯拉的产能。

2014年7月中旬,在沈阳举行的中国汽车产业Top Ten内部闭门高层会议期间,科技部部长万钢就向与会汽车代表透露郭台铭曾多次要求与其见面,并称郭台铭主要向其介绍富士康未来如何代工特斯拉,其中重点提到了如何降低特斯拉电池成本等新能源汽车关键技术。

而在9月的太原论坛上,除了宣布进军新能源汽车业之外,郭台铭也与万钢再次会晤,知情人士向经济观察网披露,此次会面中郭台铭再度提到代工特斯拉计划的相关细节。

某种程度上看,富士康此番大手笔入股和谐汽车,也有着特斯拉的部分牵线功劳。和谐汽车目前与特斯拉Tesla电动汽车在中国就售后维修、充电等方面已经展开战略合作。富士康的加入也让和谐也感觉离特斯拉更进一步。

“特斯拉的代工是未来的方向,这取决于特斯拉在中国的销量能否达到设定的几万辆目标以上,如果达不到这个规模的话,就不会国产。而如果达成并实现国产,可能需要代工工厂,不排除和谐会拥有先决的优势和条件。”和谐汽车内部人士向经济观察网记者透露。

在和谐看来,特斯拉用的是进口电池系统,成本较高,在与和谐合作并利用富士康的电池技术后,成本会降低很多,加上国产化之后的税收优势。总的价格优势会大幅提升。

不过,马斯克始终未就郭台铭的积极表态进行回应。而记者从特斯拉中国业务相关负责人处得到的消息是,特斯拉目前并没有与富士看展开整车代工合作的计划。

迟迟得不到马斯克的正面回应,让郭台铭决心自己造车,而且要造中国的特斯拉。打造这样一个高端电动车平台,对富士康而言,并非毫无基础。目前特斯拉有106个零部件来自富士康,这是富士康独有的优势。此外,多年代工的积累,让富士康在电池、电机技术上都有成熟的研发和制造经验。

而在这场合作中,和谐更多的扮演的是融资平台的角色,目前以及以后的投资都是通过和谐这个上市平台来完成的。

绿野的“富车康”野心

“做中国的特斯拉是我们长远的规划,第一步是运作这个平台”。前述知情人士向经济观察网记者披露,在和谐与富士康的造车计划中,收购绿野是第一步,在造出中国的特斯拉之前,郭台铭要以低速平价电动车为起点。

不过,作为壳资源,绿野并非一家奄奄一息的老旧地方汽车制造厂。如果从其以一辆电动汽车做主页的官方网站上来看,这家公司颇具实力。

公司官网挂出的企业简介称,浙江绿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于2010年6月,规划总投资28亿,计划建成国内大型汽车零部件及ODM整车生产基地。一期投资13.5亿元,建设冲压、焊接、涂装、总装四大工艺生电动汽车相关零部件产车间。已与110多家零部件供应商,以及包括华晨汽车、江淮汽车等在内的七家国内外整车厂商合作。

据悉,该公司的产品主要为电动汽车相关零部件以及电动车整车制造。已经规划的电动车有6款。2014年9月19日,第一款电动车纯电动SUV绿野e-X5在杭州国际新能源汽车展上市,三款配置车型售价分别为经济型6.18万元、舒适型6.58万元、豪华型6.98万元。

值得关注的背景是,绿野的最大股东是国内最活跃的汽车设计公司——上海同济同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同济同捷”),占股49%。而绿野也是同济同捷从2010年开始从设计专项汽车制造领域的重要试验场。

更让人意外的是,绿野的造车理念被命名为“富车康”,这个看上去和“富士康”很相似的名字并非无意取之。

绿野的表述是,“一端是零部件供应商构成的供应链,一端是国内外整车厂客户群体,绿野汽车通过‘富车康’模式搭建两者之间的合作桥梁。应用‘超级平台’技术整合组织供应商链的零部件以及自产的车身核心零部件。”

尽管和谐方面表示,这个“富车康”和“富士康”并无关联,但在同济同捷于2010年同时建立的另一家汽车零部件公司——潍坊瑞驰汽车系统有限公司中,记者同样看到了“富车康”的身影。

该公司高调宣称,公司采用的就是类似于IT巨头富士康的来料加工模式,又以掌控新能源汽车研发和生产两个环节而胜其一筹。目标是打造全国著名的“富车康”新能源汽车研发生产基地。

同济同捷的创新实验并不顺利。但用“富车康”的模式造车不得不让人产生联想,或许正是浙江绿野这种主动将富士康模式应用到汽车行业的努力打动了郭台铭?当然,更吸引郭台铭是绿野拥有其迫切需要的汽车生产资质,以及可能继续合作的同济同捷的研发团队。

而按照计划,绿野的平台上很可能造出郭台铭的第一辆电动车。按照早前郭台铭曾在股东会上发布的计划,富士康首先制造的电动车会很便宜,定位在1.5万美元以下。除了绿野,外界猜测郭台铭在山西的投资,也是落实其平价电动车战略的关键布局之一。

不过,来自和谐方面的说法是,绿野官网的信息已经十分滞后,无论是“超级平台”,还是“富车康”,都已经是过去的思路。目前,和谐正在对绿野进行尽职调查,在调查完成后,并购价格以及未来发展方向将进一步清晰。

而对于收购绿野后,郭台铭的造车部署,业界认为最可能就是,在富士康的电动车发展思路、电池技术优势以及投资规划下,和谐作为融资平台和销售网络平台,绿野则提供同济同捷的研发资源和软件支持。

不过,郭台铭造车目前还称不上万事俱备。因为收购绿野并不能彻底解决郭台铭与和谐造车的资质问题,绿野拥有的只是一般的汽车生产资质,而非专门的电动车生产资质,这意味着,郭台铭的联合造车团队必须和鲁冠球一样去自己申请电动车生产牌照,或者再次并购一个拥有电动车资质的“壳”资源企业。

对以上两种选择,和谐方面并未否认,称一切可以取得电动车资质的方法都会去尝试。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发布于配件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剑指特斯拉,联手做局打造

关键词: 金沙贵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