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想离职造蔚来汽车,谁会是下一个独角兽孕育

2019-08-30 作者:配件信息   |   浏览(128)

>

金沙贵宾会,汽车行业的一个新项目投资动辄几十亿上百亿,而目前汽车领域出现如此多的跨界新星和游资涌入,其中既有长线的价值投资者,也有短线的逐利投机客。那么,车界的投资热潮缘何而起?又会对行业有何影响?

赶在春节前夕,特斯拉再次升级了电脑系统,这次从7.0系统到7.1系统仅用了三个月,而不用操控方向盘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的功能似乎离无人驾驶仅一步之遥。正是通过特斯拉,消费者逐渐认识到电动车也可以很靠谱。不可否认,在中国“特斯拉效应”已开始发酵。

智能汽车:用钱也填不满路上的“坑”

汽车行业的一个新项目投资动辄几十亿上百亿,而目前汽车领域出现如此多的跨界新星和游资涌入,其中既有长线的价值投资者,也有短线的逐利投机客。那么,车界的投资热潮缘何而起?又会对行业有何影响?

丹麦女作家伊萨克?迪内森有句名言,“所有的悲痛都可以被忍受,只要你把它们写进故事里”。其实这句话稍作修改,也可以套用在中国的汽车行业,叫“所有的梦想都可以被投资,只要它们跟汽车有关”。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提供的《2015-2020年中国智能汽车行业发展研究与投资前景分析报告》预计,智能汽车未来的市场规模有望突破1500亿元人民币,如 果加上汽车售后服务以及正在兴起的车联网,相关市场规模将有望突破万亿。有市场就有竞争,激烈的竞争使得新能源汽车已不仅仅是“新能源”那么简单,它还被 赋予了新的思维和理念。作为移动互联网的又一重要端口,新能源车与互联网结结实实的绑到了一起。一时间,互联网企业造车热此起彼伏,乐视车、百度车、阿里 车等纷纷发布布局汽车领域,此时的互联网公司已经不再满足于以概念来影响汽车产业,更多的开始直接跨界,自己造车。

“这是一辆驶向未来的汽车。”在硬件领域,智能汽车也是近年来资本十分青睐的对象。无论是谷歌的无人驾驶汽车,还是苹果公司代号为“Project Titan”的纯电动汽车,智能汽车早已从已从单纯的代步工具化身为“下一个互联网入口”,同时也给了资本带来无限的想象空间。

丹麦女作家伊萨克·迪内森有句名言,“所有的悲痛都可以被忍受,只要你把它们写进故事里”。其实这句话稍作修改,也可以套用在中国的汽车行业,叫“所有的梦想都可以被投资,只要它们跟汽车有关”。

在持续的利好政策和不断降低的准入门槛助推之下,汽车行业已经成为当下中国最受资本青睐的投资热点之一,前有百度、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巨头,后有乐视、小米等跨界而来的制造业新星,最近又迎来了一位新玩家——汽车之家的老大李想。

2015 年3月10日,百度CEO李彦宏透露百度一直在研发智能汽车,而且有望在2016年推出:3月23日,腾讯宣布与富士康、和谐汽车签订“互联网智能电动 车”合作协议;3月23日,乐视网宣布联手北汽打造新能源汽车;4月22日,阿里巴巴汽车事业部在上海首次公开亮相。6月,蔚来汽车进入大众视野,该项目 由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易车网李斌牵头,股东还有京东、腾讯、高瓴资本等。

而在国内,随着BAT以及乐视的入局,整个智能汽车行业悄然进入了“战国时代”。

在持续的利好政策和不断降低的准入门槛助推之下,汽车行业已经成为当下中国最受资本青睐的投资热点之一,前有百度、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巨头,后有乐视、小米等跨界而来的制造业新星,最近又迎来了一位新玩家——汽车之家的老大李想。

众所周知,汽车行业的一个新项目投资动辄几十亿上百亿,车企也都“不差钱”。而目前汽车领域出现如此多的跨界新星和游资涌入,其中既有长线的价值投资者,也有短线的逐利投机客。那么,车界的投资热潮缘何而起?又会对行业有何影响?

互联网造车的江湖味愈演愈烈。速度最快、最善于造势的乐视超级汽车,在2015年末终于宣布将图纸“升级”为概念车。最新消息显示,乐视与阿斯顿·马丁于法 兰克福就成立合作合资公司签署谅解备忘录。根据双方合作计划,阿斯顿·马丁将成为乐视超级汽车的代工商,同时还会提供车身和整车技术支持。根据乐视超级汽 车的规划,首款概念车将于今年4月开幕的北京车展发布。

百度

众所周知,汽车行业的一个新项目投资动辄几十亿上百亿,车企也都“不差钱”。而目前汽车领域出现如此多的跨界新星和游资涌入,其中既有长线的价值投资者,也有短线的逐利投机客。那么,车界的投资热潮缘何而起?又会对行业有何影响?

造车大计各异李想有何不同?

对于互联网公司造车的优势,罗兰贝格合伙人张君毅认为,除了国家政策对新能源汽车的支持,还有消费者对全自主品牌开发的期待以及国家对新能源整个生态圈开放的态度,“包括充电桩、运营都可以私人投资,这让互联网公司可做的游戏更多。”

早在三年前,百度就效仿谷歌启动了“无人驾驶汽车”项目,这是李彦宏最具野心的项目之一。紧接着,百度发布了智能互联车载产品“CarNet”。这款产品由百度LBS部门提供API及部分软件支持,合作公司钛马车联网负责硬件部分。去年12月,百度无人驾驶汽车正式上路,首次完成测试。尽管一度被质疑“炒冷饭”,但百度的“造车”大计并没有受到影响,按照其计划,百度无人车将在未来5年内量产,驶入百姓生活。

造车大计各异李想有何不同?

虽然跨界造车早已不是新鲜事,但李想的造车大计与百度、乐视等又有着完全不同的特点,其短期内实现的可能性也最高。这样的判断并非信口胡诌,主要基于以下三点:

毫无疑问,智能与互联成为汽车行业新的竞争焦点,为互联网公司跨界造车提供了可能和契机。不过,也有部分互联网企业被指目的不纯——意欲借新机会博资本市场 的眼球。一个鲜明的例子是,尽管比亚迪自己也在开发包括智能车联、智能驾驶和智能安全等方面的“互联网 ”功能,但其董事局主席王传福却坦言:“互联网造车只是一个概念和炒作而已。”

腾讯

虽然跨界造车早已不是新鲜事,但李想的造车大计与百度、乐视等又有着完全不同的特点,其短期内实现的可能性也最高。这样的判断并非信口胡诌,主要基于以下三点:

首先,与马云、贾跃亭、雷军等纯粹的汽车行业“门外汉”不同,李想是做汽车垂直网站起家的,与汽车行业本身有着密切的关联。

善于“布局”的腾讯自然也不会缺席智能汽车这个“风口”。2014年5月,腾讯发布路宝盒子,并成立“i车生活平台”,正式宣告进军车联网。后来,腾讯又宣布入股四维图新,成为其第二大股东。通过这一系列的收购,腾讯在汽车互联网大步前进。而重头戏是,腾讯与富士康、和谐汽车在“互联网 智能电动车”领域展开合作,最近甚至“打包”挖走了宝马的整个智能汽车研发团队。

首先,与马云、贾跃亭、雷军等纯粹的汽车行业“门外汉”不同,李想是做汽车垂直网站起家的,与汽车行业本身有着密切的关联。

汽车之家成立十年,站在了行业金字塔的塔尖,可以说李想对于中国汽车市场的形势和消费者的需求有着较为清晰的认识。

阿里巴巴

汽车之家成立十年,站在了行业金字塔的塔尖,可以说李想对于中国汽车市场的形势和消费者的需求有着较为清晰的认识。

独特的出身决定了李想的先天优势,其手握汽车之家本身这一优质平台和平台背后的海量数据,这对于产品设计、市场开拓乃至营销布局的巨大好处不言而喻。李想的投资对象之一——低速电动车企业格锐思公司创始人萧冬,曾明确表示,拒绝了许多投资人而通过薛蛮子找到李想,就是因为其“懂车,懂买车人的需求,而且有汽车之家的平台资源”。

尽管有些姗姗来迟,但阿里还是赶上了智能汽车这场投资盛宴。去年3月,阿里与上汽集团共同宣布,将合资设立10亿元互联网汽车基金,该基金将推进互联网汽车开发和运营平台建设,未来将是开放式的资本平台,吸纳更多互联网汽车参与者。一个是中国汽车业中雄踞多年的老大,一个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的翘楚,两者的结盟带来了无限遐想。更令人期待的是,双方合作的首款互联网汽车将于今年上市。

独特的出身决定了李想的先天优势,其手握汽车之家本身这一优质平台和平台背后的海量数据,这对于产品设计、市场开拓乃至营销布局的巨大好处不言而喻。李想的投资对象之一——低速电动车企业格锐思公司创始人萧冬,曾明确表示,拒绝了许多投资人而通过薛蛮子找到李想,就是因为其“懂车,懂买车人的需求,而且有汽车之家的平台资源”。

同样的,李想的主力项目——蔚来汽车,其投资主体也很有特点,其中包括了易车网董事长兼CEO李斌、京东和腾讯,汽车行业的网络介质、电商巨鳄与门户网站龙头凑在了一起。可以看出,在合伙人的选择上,投资人与创业公司本身都开始倾向有着汽车行业相关背景的对象。

乐视

同样的,李想的主力项目——蔚来汽车,其投资主体也很有特点,其中包括了易车网董事长兼CEO李斌、京东和腾讯,汽车行业的网络介质、电商巨鳄与门户网站龙头凑在了一起。可以看出,在合伙人的选择上,投资人与创业公司本身都开始倾向有着汽车行业相关背景的对象。

其次,产品方向上的差异化。之前互联网汽车热潮的核心概念还是“智能汽车”,如今到了李想这里,已经明确为已有市场基础的新能源汽车。

随着贾跃亭喊出那句“万劫不复也要造汽车”的口号,乐视的“造车”大戏正式拉开了帷幕。2014年,乐视首次宣布SEE 计划,将造车计划公诸于众。之后,乐视一直在高调地制造着各种“噱头”,先是丁磊、吕征宇等业内领军人物加入,再到与北汽、阿斯顿马丁合作。今年4月,这家公司正式推出了LeSEE概念样车,“PTT造车”的争议暂且告一段落。此前,有传闻称乐视超级汽车首轮融资已经完成,融资金额超过50亿元,但具体哪些机构参投并没有透露,着实吊足了公众的“胃口”。

其次,产品方向上的差异化。之前互联网汽车热潮的核心概念还是“智能汽车”,如今到了李想这里,已经明确为已有市场基础的新能源汽车。

无论是百度的“无人驾驶汽车”,阿里的“互联网汽车”,还是乐视、“超级汽车”,放眼全球,现阶段都还在技术研发阶段,可以说只是顶着“智能汽车”的概念空壳,短期内难以拿出让市场满意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创新产品。

蔚来汽车

无论是百度的“无人驾驶汽车”,阿里的“互联网汽车”,还是乐视、“超级汽车”,放眼全球,现阶段都还在技术研发阶段,可以说只是顶着“智能汽车”的概念空壳,短期内难以拿出让市场满意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创新产品。

反观李想投资的蔚来汽车和米儿低速电动车,虽然后者不算真正意义上的纯电动汽车,却都能在当下的中国汽车市场找到已经非常火爆的成熟产品作为参照,并非空中楼阁。

提起蔚来汽车,相信即便是多数业内人士也是一头雾水,这并不奇怪,因为这是一家仍处于前期筹备阶段的新公司,相关信息均被高度保密,并未正式对外公布。这家2014年年底成立的新能源汽车公司注册地在海外,初期注册资本5亿美金。共有五大投资主体,分别是易车网董事长兼CEO李斌、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京东、腾讯和高瓴资本,但具体股比构成目前尚不得知。李想曾称,蔚来汽车的第一款产品将是高性能的电动跑车,“会对标特斯拉并且做的更好”,令人期待。

反观李想投资的蔚来汽车和米儿低速电动车,虽然后者不算真正意义上的纯电动汽车,却都能在当下的中国汽车市场找到已经非常火爆的成熟产品作为参照,并非空中楼阁。

从当年那篇广为流传的吐槽特斯拉的车评来分析,李想瞄准了电动车市场,或许与其内心深处对特斯拉的怨念不无关联。不过这种情怀当然只能当玩笑看待,从现实的商业利益出发,投资电动车的好处也显而易见,在纯电动汽车接连不断的利好政策支持下,市场目前的火爆和潜在的市场需求都是未来可持续发展的保障,而且技术上的难度相对容易突破。

点评:

最后,投资的覆盖范围更“广”,与传统汽车制造业关联度更高。

不难看出,目前国内互联网公司“造车”基本上都不是传统汽车行业的玩法,也不是特斯拉模式,而是选择了一种折中的方法,即不参与汽车的工业制造部分,而是通过战略合作和投资的方式,向汽车公司注入互联网基因和技术,使其成为一部具有“互联网基因”的电动汽车。

一方面,“智能汽车”的研发是具有普适意义的,其技术也可应用于传统汽车和新能源汽车。或者说,在这方面发力的互联网企业某种程度上是在提供技术与服务上的补足和辅助,与传统汽车制造业中的硬件提升关联度较低,而李想的蔚来汽车已经明确表示了要造出高性能的电动超跑以及量产的高端电动车,从这个角度而言,其投资的范围更窄,但与汽车制造业的关联度更高。 另一方面,按照李想自己的说法,现在其投资对象涵盖了电动车领域的三个不同层级的市场——电动乘用车、低速电动车和电动摩托车。

虽然智能汽车产业前景可观,但其发展也面临着基建设施、安全保障、法律和道德规范等各方面的制约。一辆智能汽车要真正像人们所预想的那般“智能”地上路,恐怕还要绕过很多很多的“坑”。

表面上看,这是一种令人迷惑的布局,既看好蔚来汽车的高端电动汽车市场,又对米儿低速电动车和电动摩托车这样的超低端市场持有信心,属于走向了两个极端的分裂。不过结合中国纯电动汽车市场的现状和李想、薛蛮子这类天使投资人自身的特点,也不难理解。

结语

虽然我国电动车销量一直保持着较高的增长,但现有的纯电动汽车普遍性价比偏低,私人消费市场并没有完全打开。此时起步已经落后于比亚迪、上汽、北汽等传统车企,而像特斯拉这样的高端纯电动汽车品牌,目前本土市场还是一片空白。与此同时,一直扮演着行业“边缘人”角色的低速电动车,市场销量却不容忽视,从2014年公布的数据来看,山东省低速电动车的销量就接近20万辆,不完全统计的全国销量约40万辆。

回顾过往,智能硬件市场尚未完全爆发,从前些年的手机、可穿戴设备,到如今的VR、机器人、智能汽车,不同的阶段都有着不一样的投资“风口”。一边是互联网,一边是传统制造业,看似不搭的两个行业在移动互联网大潮下,却汇聚在一起发生惊人的化学反应,以摧枯拉朽之势颠覆着产业。放眼当下,无论是VR、机器人还是智能汽车,背后也许正孕育着下一个独角兽。

而另一点值得注意的就是,天使投资与风险投资不同,其更多地是由投资人的主观判断或个人的好恶所决定的,由于处在股权投资的最前端,许多企业尚未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因此风险和失败率都较高,往往要在一个行业同时投资多个项目,最终或许只有一两个项目获得成功,但这种方式才能分担风险,降低投资失败率。

关注“自主汽车”,或者添加微信公众号:zizhuche,每日收获不一样的汽车行业评论,评论不是结论,是提供多一种看问题的方法和角度。如有买车需求,请点击下方我要买车。

“智能”转向电动成功根基何在?

当然,看好纯电动汽车市场的“局外人”也不只是李想。从浮在空中的“智能汽车”到已有市场的纯电动汽车转型,是近来汽车行业投资热潮的风向。

最近,小米科技也有多项与汽车有关的专利陆续在国家专利公告系统中公开。文件显示,小米申请了关于车辆定速巡航、能源补充、车辆操控、导航、辅助行驶、行车安全、停车信息预测等十几个方向的发明专利。这无疑是雷军未来要染指纯电动汽车的先兆。

而今年的早些时候,腾讯和富士康也传出了携手进军电动汽车界的消息。富士康甚至通过入股汽车经销商集团和谐汽车,全资收购了浙江绿野汽车有限公司,获得了汽车制造的资质。

虽然互联网行业、制造业等巨头纷纷出手,舆论也老拿借新能源汽车实现中国汽车产业“弯道超车”说事儿,但造纯电动汽车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否则比亚迪早就“分分钟造出”了中国的特斯拉。

所谓没有金刚钻,揽不了瓷器活。

反过来看,传统汽车界的大佬们愿意以所谓的“互联网思维”追求自我革新和进步,但内心深处对于蜂拥而至的“门外汉”造车,大多数是持怀疑态度的。

比如蔚来汽车将第一款产品定位为对标法拉利LaFerrari和迈凯轮P1的高性能电动超跑,而且2016年下半年就会推出。李想更是放言要赶超特斯拉并且比他们做的更舒适、体贴。虽说李斌表示此车并不追求销量,只是用来“炫”技术实力,但这个目标一出来就被业界视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或许李想的底气在于,蔚来汽车拥有超过100名来自宝马、福特、观致、特斯拉、宾利等知名车企的研究人员,公司CEO为前玛莎拉蒂全球CEO、福特欧洲区总裁Dr.Martin Leach,而且融资方面也不存在困难。但这两点也只是解决了钱与人才的问题。

汽车行业是个人才、资本与技术的集大成者,前两者易得,后者却难求。光是东拉西凑地弄一个光环四射的“国际团队”,再不计成本地砸钱进去,造个概念车不难,要真正推出量产产品并赢得市场就没那么容易。 横向对比一下,蔚来汽车的造车筹备与当年贾跃亭的套路也是如出一辙。为研发超级汽车,乐视在美国硅谷组建了260多人的顶级研发团队,其成员大多来自特斯拉、奔驰、宝马、大众、福特等大牌车企。然而有北汽作为合作伙伴的乐视如今也没拿出个“超级汽车”的概念车来,今年上海车展上,北汽与乐视推出的概念产品也仅仅是个连半成品都算不上的模型。

另一个可供参考的对象观致,同样有着从全球23个不同国家重金聘请而来的,来自大众、通用、欧宝、沃尔沃、萨博、福特、宝马等知名汽车企业的工程技术专家和管理人员,以“梦之队”的国际化设计研发团队,加上麦格纳、Iconmobile、天合、大陆、博世这样豪华的供应商阵容,在造车方面的经验丰富程度更是不可同日而语,却至今没有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可以说,除了在高端纯电动汽车市场面临的竞争或许会小于传统汽车市场,观致一路走来经历过的难题,蔚来汽车都会遇到。

而更大的问题是,以特斯拉为“假想敌”的蔚来汽车,在高性能电动超跑的技术上与其还有着巨大的鸿沟。且不说本来就有电池基础的特斯拉在走上神坛之前耗费了多少时间和金钱的前期投入,其电控系统的高明之处至今仍然独步业界。这种硬实力上的差距可不是互联网思维、产品理念等方面的优势可以弥补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无论是已经起步的蔚来汽车,还是正在前期准备中的腾讯、富士康和小米,前途都不会一帆风顺。

投资还是炒作2016年见分晓

这就引出了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问题,既然有诸多待解的难题,为何这些行业之外的资本还如此前仆后继地涌向汽车行业?这些在各自领域都站到了一线的企业家和投资人,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要说他们只是因为某种莫名其妙的“情怀”就如此一致地将真金白银砸进电动汽车,那真是too young, too simple。

仔细地分析一下,最大的原因无疑是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火爆行情与巨大潜力。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分别为7.85万辆和7.48万辆,分别同比增长3.5倍和3.2倍,在去年汽车产销总量中占比分别为0.33%和0.32%。即使是在汽车市场哀鸿遍野的今年,新能源汽车上半年的产量也达到了7.85万辆,同比增长3倍。

无论是增长的势头还是新能源汽车销量在市场份额中的低占比,都预示着未来这一领域还有广阔的成长空间,何况还有接连不断的政策利好和准入门槛的降低,这是有政府背书的投资保障。

近日工信部发布的《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管理规定》中明确表明,自2015年7月10日起,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投资项目的投资总额和生产规模不受《汽车产业发展政策》有关最低要求限制,可由投资主体自行决定。新能源汽车企业生产资质的放开,打破了此前多年以来只能通过兼并重组才有希望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现状。

也就是说,此前《汽车产业发展政策》规定的“新建汽车生产企业的投资项目,项目投资总额不得低于20亿元人民币,其中自有资金不得低于8亿元人民币”、“投资主体必须具备三年以上纯电动乘用车研发基础”,这些曾经挡住了许多场外资本和玩家的游戏规则都被删除了,这一派敞开大门任君驰骋的开放态势完全激起了“追梦人”的兴趣。

此外,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政策也在加码。4月底,国家发改委等四部委联合正式发布了《关于2016~2020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支持政策的通知》,将新能源汽车补贴范围由之前的88个新能源示范补贴城市,扩大到了全国范围。与此同时,北京、上海、广州、西安等城市的充电桩建设也随着各自地方政府的财政补贴政策相继出台而向前推进。 而另一个利好则来自其他车企的技术放开,比如特斯拉、福特等车企从去年以来就开始不断向外界公开自家的电动汽车专利。这一点对于国内的电动汽车企业而言算是多了一些免费资源,但真正的核心技术无疑还是得自己研发。

虽然国家在新能源汽车制造领域摆出了开放的姿态,期望以“鲶鱼效应”激发市场活力,但资本的大量涌入也可能会给整个行业带来一定的混乱,亦或是沦为资本市场炒作的概念。

而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新能源汽车应该是一个良好的投资项目,巴菲特当年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而押宝比亚迪。但不可忽视的是,比亚迪入手新能源领域之时,已经有生产传统汽车的经验和基础。由此看来,巴菲特比起中国的投资客和企业要保守得多。

以投资者和投机客来分类,李想投资蔚来汽车当属前者。与之相对的,近日上市的知豆电动车,就引发了媒体对其瞄准补贴政策打国家标准的擦边球、以微型电动车的旗号暗走低速电动车市场路线的质疑。

就这一点而言,蔚来汽车至少是向着值得鼓励的方向尝试,而其勇攀高峰的高端电动汽车之梦能否实现,2016年自有分晓。彼时,上汽和阿里巴巴的首款“互联网汽车”、乐视的“超级汽车”和蔚来汽车的高性能电动超跑都将面市,不妨拭目以待。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发布于配件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李想离职造蔚来汽车,谁会是下一个独角兽孕育

关键词: 金沙贵宾会